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冬日泸沽湖 坐看云起时

2018-01-22 22:16

  原标题:冬日泸沽湖坐看云起时      静美泸沽湖。      清晨,泸沽湖水面烟雾缭绕,游客划船湖中引来一群群野鸭子和海鸥前来抢食。      泸沽湖里格半岛。   有人说,旅行,不过是从自己熟悉的地方到别人熟悉的地方。但对于我来说,旅行的意义,或许是把生命和故事,说给山川湖泊、森林草原听。   有没有一个地方让你非去不可?当小伙伴发出一同前往泸沽湖的邀请时,我心中的小气泡立刻翻腾起来:一定要去!湖南卫视《亲爱的客栈》热播,我早已种草了这片世外桃源。这次旅行,不再是我内心的宣泄与诉说,或者与世界隐秘地对话,而是在静谧的云起之处、仙归之乡,把自己完全交付于此,认真地聆听一段故事,收藏一段时光。   初见惊鸿   进入泸沽湖需要翻山越岭,用山路十八弯来形容毫不过分,狭窄的盘山路一圈又一圈,好像永远也看不到头。当大巴车在山岭中盘旋蜿蜒几个小时之后,高原之上那一泓澄澈幽蓝的湖水瞬间惊艳了我们。   这是镶嵌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与云南省宁蒗县交界处的高原湖泊。那湖水便是海拔2690米的泸沽湖,那山峰便是海拔3754米的格姆女神山。站在温柔波浪拍打的湖边,眼前是野鸭的自在游弋,午后阳光铺洒,褪去了冬日里的寒气。   这时的泸沽湖,醉倒每一位到访的游客。无论是清凉肃穆的秋山,还是落英缤纷的湖滨山杨,无论是卧在瓦垄间的残红,还是泊在岸边束桨待发的猪槽船,都让人觉得,似乎脸庞都能感受到泸沽湖的吹气如兰。湖面,蓝汪汪,浮着几条去留无意随水西东的猪槽船,鸢飞戾天的你,经纶世务的你,也只有醉景而忘身,望湖而息心,感觉不到时间的流淌,只有与自然万物心灵相契的宁静。   千百年光阴如水流过,人世间几度沧海桑田。泸沽湖畔,从历史深处走来的摩梭人依旧传承着远古时期的古老民风与习俗。据文献记载,摩梭先民源于古羌人的一支,他们沿着一条被称为西南民族走廊的崎岖道路,择沃土而栖,逐水草而居,最终在川滇之间的山水中找到了他们新的家园。   走婚桥位于泸沽湖东南水域的草海区域,是泸沽湖上唯一的座桥。这里至今仍保持着古老的母系大家庭和神秘的走婚习俗,被专家学者誉为人类母系氏族社会活化石和世界最后的女儿国。夜幕降临,走婚桥上或许还来往着阿肖的脚步声。   最后的女儿国   男方到女方家上门走访、住宿,次日清晨回到自己家中,这种男不娶,女不嫁习俗就是走婚,有着走婚关系的男女被称为阿肖。外界对摩梭人的走婚有许多误解,以为可以今天走这家,明天走那家,似乎既随意又浪漫。实际上,摩梭人的婚姻虽无登记领证的法律约束,但从一开始就是十分严肃的。一个小伙子看上一个姑娘,即便是姑娘也中意了小伙子,也不能立刻开始走婚,而要经过佐佐噶的方式定情,这其中没有经济、门第的纠葛,男女关系更符合人性的天然本质。当地的摩梭阿姐告诉我们,走婚虽然暮合朝离,却非常稳固。   静卧在群山环抱之中,泸沽湖宛如一片坠落人间的星辰,如此宁静,又格外璀璨。古寨依山,炊烟袅袅,渔舟唱晚,朗月与繁星在深蓝的夜空下闪耀。在阿姐的带领下,我们有幸家访了当地的摩梭家庭。   摩梭人的母权制遗风,被世人称之为母系社会的活化石,这在木摞房组合而成的四合院中可窥见一斑:摩梭人之家,由最年长的老祖母掌握权力,居住于独立的祖母屋。屋外,还堆放着猪膘肉。这是将整猪骨骼除头骨外全部剔除,挖出内脏,填入食盐、花椒等调料后缝合后晾制而成的美食,更是摩梭家庭财富的代表。进入屋内,火塘里的木柴燃烧着,为清冷的冬日增加温度。这个永不熄灭的火塘,象征家族的永续传承和红火兴旺。来的都是客,我们也被请到火塘贵宾位上就坐,真切地感受到了摩梭人的热情好客和博爱之风。   得益于适宜的气候,四合院内的一盆盆多肉植物长势喜人,呈现出饱满的生命姿态。头上的二楼便是成年女性的住所,被称之为花楼。走婚初期,小伙子一般都是在黄昏后从外开的窗户爬进姑娘的闺房,凌晨离开。有一首摩梭民歌唱到:阿哥啊阿哥,月亮才到西山头,你何须遑遑的走,这大概就是旧时花楼走婚的真实写照。   再见倾城   都说清晨的泸沽湖最美,天空刚泛起鱼肚白,我们便早早来到草海码头,坐上猪槽船前往湖中央。所谓猪槽船,其实就是摩梭人的独木舟。它是由两人合抱的大树砍削而成,轻巧灵便,但也要注意保持平衡。   清晨的泸沽湖只有零度左右,猪槽船一前一后两位船夫摇着桨。两旁的芦苇上覆着白霜,野鸭悄悄地躲在草丛中不肯轻易露面,这时,便忽然体味到了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意境。随着涟漪逐渐扩散,我们沿着草海里的水路向前缓缓摇曳,浓重的雾气中只听得到摇橹声。似乎是寻着声音,海鸥盘旋在船周,啾啾鸟鸣中,一转头,太阳就已经从山头跳跃而出,阳光顿时铺泻在湖面,整个泸沽湖明亮耀眼,波光滟潋。白云出岫,高山和湖水深情对望,给人再见倾城的震撼。   千百年来积淀的人文精髓与泸沽湖旖旎的自然风光交相辉映,早已吸引了各路探险家远道而来。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20世纪初,人类学家、植物学家和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洛克在此一住就是27年,随后写下了《中国西南的古纳西王国》一书,他在泸沽湖的探险经历以及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的系列文章和图片,激发了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的创作灵感,闻名遐迩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横空出世,成就了西方世外桃源香格里拉的美丽传说,掀起了全世界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   湖底的水草摇曳生姿,一叶叶小舟荡漾湖心,令人迷失在天人合一的画面里。正如洛克在《贡嘎岭香巴拉,世外桃源圣地》一文中感叹道:在这个世界里,有什么地方还能有如此的景色等待着摄影者和探险者(文\海南日报记者赵优图\海南日报记者张茂)

网站统计
RSS